小说:父亲的兵法

文/梅言中
都说江南是个富得流油的地方,空气里的钱味比水份还浓。可是,在书成这个上市公司老总的眼里,江南这块土地,与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没有丝毫差异。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成功,成功者,如江南运河里的浮木,都是从辛酸河上浮过来的成材,沉掉的则是废材。
20年前,江南运河边上一个普通的毫无特色的农家落院,场上几只鸡鸭穿梭在去了稻谷的稻草堆子边上,几只鸭子的呼叫,配合着院内机器的轰鸣,不时地探头关心着里面的主人在些忙什么?
小客厅改造的办公室里,书成忙碌而紧张地在与电话机对话:送样产品在外资公司得到了认可,对方提出外商管理经理明天要来现场考察,以确立双方的合作关系。
这个电话让他兴奋而又担心,兴奋的是自己的小工厂有了转机,能跟大公司配套,是自己腾飞的机会,担心的是,小工厂窝在家中,虽然整洁但还是破旧,这种破旧,是出自贫穷的展示,如屋顶上弯弯扭扭的椽子横在心头,更担心的是自己的父亲。
“书成,什么事啊?”办公室里,除了一张结婚时置的写字台做的办公桌,就是两张凳子,办公桌侧面墙下,放了一张小床及一张轮椅,床上的老人听到了书成电话里的对话,隐隐约约知道了点什么,用含糊不清的语言问书成。
老人中风几年了,半个身子闹独立,在与身子斗争的同时,坚持着要在儿子身边,要用眼睛看着儿子把工厂办起来。
“爸,没什么,你的《孙子兵法》看到第几篇了?”
父亲是农民,却偏偏喜欢读书,读书的念头要远远大于种地的念头,这种念头造就了儿子的名字叫书成,读书有成,如种地收获一样简单。自从书成在家里捣鼓起小工厂,老人就扔了《西游记》,只读《孙子兵法》,老人认为,办厂就是打仗,兵法是阳谋诡道,讲究策略,儿子没空读,自己就多读一点,父子的心是相通的,自己读了就等于在帮儿子读书。
“有外国人要来?”他没回答儿子的话,其实刚才已经听得差不多了。
这正是书成最担心的是事,外国商人来考察,一个中风病人放在办公室里,有点不像样子。而且来的是日本商人,过去被他们骂东亚病夫,现在让他们看到了会怎么想?
“嗯,说是来看看,今天阳光好,去外面晒晒太阳吧。”书成见瞒不住,轻描淡写地应着,想带上父亲出去透透气。
“好的,兵无常势,这该死的腿。”说完,用歪着的嘴巴吸了一口气,手在空中一个晃悠,居然熟练地摸到了床头的吊环,手上青筋凸起,床咯咯地呻吟着,身子跟着脸上的眼珠子一起上升。书成赶紧上前帮忙,老人拒绝:“别动,我没病。”老人是以吃饭的标准来衡量自己的,吃得下饭的人怎么有病呢?
这是一条通向村外的路,阳光洒了一地,金灿灿的,是书成小时候上学的路,外面就是大马路,进村出村,是父亲守候的地方,书成想着小时候,父子俩也是这样一起走的,不同的只是现在父亲是坐在轮椅上,以前父亲讲的是西游记,现在却喜欢讲孙子兵法。
“书成,兵法中有五事:校之以计而索其情,一道,二天,三地,四将,五法。道就是信念,是你的目标和使命,也是你的核心力量…….。”几年学下来,一个农民居然像个教授,结结巴巴地说了这么多。
“天是天时,地是地理,将、法就是人和、是管理,爸,说这些有用吗?”书成接过了父亲的话,这些话熟悉的如呼吸的空气一样,心里则在想着明天的事。
“怎么没用啦?,打仗与做企业是一样的。兵书里九变中有:围地则谋,死地则战。什么都是可以变通的。”
“是啊,还是老爸厉害,变则通。”两人讨论着兵书,倒也快乐。
书成知道父亲在给自己出注意,天道要靠自己,变通则到处是活路:这样吧,明天你就藏在办公室里间的卧房里,不要出来了,有事叫我一下,好不?
父子俩商量好明天的事,就往回走,看到媳妇背着一竹篮猪草回来:“阿琴,你先把猪草放一下,一起来整理一下办公室。”老婆是个勤快的女人,家里猪鸭鸡这些事都包了,让书成一心办厂。
办公室与父亲的起居室是相通的,这是为了方便料理父亲,也不让父亲一个人寂寞,所以白天就让父亲一起在办公室办公。
整理完办公室,又吩咐好车间打扫卫生、生产部件堆放整齐等杂事,就静等着明天的日本商人。不管是多大的企业,都是人做出来的,对方如果不讲理,合作了也没意思,企业的合作就是一场恋爱,来自双方付出,是平等互助的。
第二天,书成成功地把对方从小路上引到了自家落院,陪同日商的是两个城里人,不看工厂却对着农村充满了稀奇,比鸡鸭还开心,一点也不像电视里日本翻译官的猥琐,这让他对翻译官作出了新的定位,帅气得很是热情,天生的自来熟,原来是市场部及技术部的经理兼了翻译。
日本人有中国名字,叫稻香,很精干,戴一副眼镜,对小工厂看得很细,对产品也问了不少问题,最后坐定在办公室。稻香喝了一口热茶,用生硬的中国话说:在日本也有很多的家庭工厂,他们讲究的是专业制造,对产品不断改进,很专业。准时制是这些专业小工厂的优势,但不足的是,不能承担风险,你的工厂太小了,以后如何来跟踪产品质量及批量化?问书成有没有良好的计划?
准时制是日本经济打入欧美市场的有效机制,书成在看松下幸之助的管理书时知道了一点,但今天稻香问的是现实情况,心里有点虚,这其实是一个巨大的资金缺口。
来者不善,戴眼镜的一般都很优秀,稻香还是个外国人,说的问题也非常实在,正想着如何来回答对方的考问。一阵屎臭味传来:坏了,父亲每天在上午排便,今天把这事忘了,这糗大了。
“嗯?”稻香与两个城里人也嗅到了屎臭,用疑惑的眼睛盯着书成。
书成没有回答他们的问话,赶紧冲进里屋。父亲早已憋得脸色通红,叫又不敢叫,正在难受,果然,大便了。
也顾不了许多了,热水,脸盆,熟练到位,掀开被子,跪在床上,把父亲的双脚往肩上一扛,整个屁股露了出来,一股味道直奔整个房间,书成把防漏布裹住一团糗,扔下床,然后,熟练地用热水毛巾擦着沾屎的部位,像个训练有素的护士,一气呵成,如此的优美完整,却表现在了这样一个最不该表现的时间里,等他直起腰板的时候,却看到了稻香,两个城里人不知去向。
“对不起,实在是对不起啊。”书成双手一摊,想说点什么,生意估计做不成了,但礼节还是要的。
稻香却在用娟巾擦脸,脸上满是泪痕,深深地弯下腰来,向书成鞠躬:“我也是农村的,我的父亲也一样中风了,只能在养老院度晚年,我无法回去尽孝道,遗憾,有愧啊,谢谢你,代所有的老人谢谢你。”说着上前拉住了老人的手,流泪不止,分明是在想念自己的父亲。
“应该的,父母养大我们时也是这样一把屎一把尿地弄的,没什么的。”
不经义间,一个直起了腰板,一个弯下来鞠躬,虽然是两个国籍的人,但两个人的对话让他们走到了一起,心底的良知是整个地球是通用的。
回到办公室,稻香擦了一下镜片,继续用生硬的中国话,慢慢说着:今天大家都看到了,我们先不谈供应商的事,一个企业的成长,需要的不是供应商,要的是负责任的合作伙伴……。 能在战场上托付后背的人,善良有良知的的人才是首选,企业老总的人品会决定一个企业的走向,你的人品值得信任,对老人的服务经验,这样熟练的动作,不是一天两天能装出来的,特别是你简单方便地把老人双脚扛在肩上时,让我学到了真东西,也让我看到了你的良知,我决定了,风险我来承担,相信你,你就是我要找的合作伙伴,你有什么要求可以提出,我们一起想办法,日本有句名言:没有天生的企业家。
“稻香先生,可是,现在我缺的就是钱啊。”到了这个份上,书成干脆实话实说。
“有钱了还办什么厂啊?啊?”
“哈哈哈……”想不到这个日本人这么幽默,办公室里响起了一片笑声。
“书成啊,先生是高人,说得对,兵书说过:善用兵者,役不再籍,粮不三载,取用于国,因粮于敌,故军食可足也。”里面的父亲插话道。
“恭喜合作成功。”两个城里人也祝贺道。
是啊,没有天生的企业家,这时,书成想起了父亲常说的一句话:水无常形,兵无常势,这大概就是道的力量,同时也在品味着有钱办什么厂?这句话的哲理性。
推着轮椅上的父亲,一起送走了客人,书成说:“爸,你的便便很臭,但很值钱。”
“你这臭小子。”
“哈哈哈…….”父子俩的笑声荡漾出村在小路上,随着客人的方向,飞向了远方。
轉自新浪網 梅言中的博客
責任編輯:慧如
本篇發表於 故事奇聞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