话端午节

作者:艾琳
端午在中国传统节日中,和黄历新年、中秋并列为三大传统节日。
“端”是“开端、开始”的意思,从天地阴阳的五行现象来看,端午时节天地间达到阳气纯青之际,五月初五“重午”一到,也就是炎炎热夏开始之时。传统中国民间的俗谚“未食五月粽,寒衣唔(不)入栊”、“吃了端午粽,再把寒衣送”睿智地反映了端五时节天地阴阳演递和天候的变化,给了后人实用的提醒。炎炎夏日来临,古人的端午节也就是防瘟辟毒的夏令卫生启动日。民间节俗吃粽子、划龙舟等等则连结了悠久的中华历史文化的典故。
划龙舟
一说到端午节,最让人耳熟能详的传说就是龙舟竞渡纪念屈原。划龙舟竞渡是端午节的主要习俗活动。相传战国时代楚国三闾大夫屈原,一片爱国忠心却受谗言陷害遭到楚襄王流放。屈原眼见国家处危难岌岌不保,在忧国忧民沉重的伤痛下最终抱石投入汨罗江。
屈原投江那天是五月五日。楚国人不舍一代贤臣屈原投江死去,许多人划船追寻、奋力营救,又为了不让水中的鱼虾把屈原的身体吃掉,他们就敲锣打鼓,希望能将鱼虾驱走。南朝梁的《荆楚岁时记》记载端午日划龙舟竞渡起源于拯救屈原:“按五月五日竞渡,俗为屈原投汨罗日,伤其死所,故并命舟楫以拯之。”从此以后,每年到了五月五日,人们都以划龙舟竞渡来纪念屈原,竞渡之习,盛行于屈原的原乡一带吴、越、楚之地。
关于端午节竞渡起源,还有一个广为流传于江南吴越之地的传说,认为是和战国时代吴国伍子胥有关。据《荆楚岁时记》载:“是日竞渡 ……斯又东吴之俗,事在子胥,不关屈平也。”
伍子胥也是楚国人,因父兄均为楚王所杀,伍子胥投奔吴国,助公子光继位当上了吴王,并攻破楚国之都,报了杀父之仇。吴王阖闾在与越王勾践大战之中,中箭伤重不治,死前封伍子胥相国公,辅佐少主夫差。夫差继位大败越王勾践,后来勾践请和,夫差应许了。但伍子胥主战,却为奸臣所害,被夫差赐死。伍子胥死前留下遗言:“我死后,将我眼睛挖出悬挂在吴京之东门上,以看越国军队入城灭吴。”夫差闻言大怒,于五月初五将伍子胥尸体投入钱塘江中。 后来吴国果然被越王勾践所灭,人们感于伍子胥之忠义,于每年五月五日他的忌辰在波涛中赛舟竞渡纪念他。
吃粽子
早在春秋时期,人们就用菰叶(筊白笋叶)包黍米成牛角状称“角黍”;用竹筒装米密封烤熟,称“筒粽”。《荆楚岁时记》记载:“荆楚之俗,五月五日,民并断竹笋为筒粽。”
《续齐谐记》记录了端午吃粽子源自楚人祭屈原之殇:“屈原五月五日投汨罗而死,楚人哀之,每至此日竹筒贮米投水祭之。”此后,每年端午节,人们都会吃粽子纪念屈原。到了汉代,筒粽盖上了楝树叶并缚上五色丝绳,据说是来自屈原的托梦,苦于粽子为水中蛟龙所窃,《续齐谐记》曰:“汉建武中长沙欧回,白日忽见一人自称三闾大夫屈原,谓曰君当见祭甚善,但常所遗苦为蛟龙所窃,今若有惠可以楝树叶塞其上以五彩丝缚之,此二物蛟龙所惮也,回依其言。世人作粽并带五色丝及楝叶皆汨罗之遗风也。”
驱瘟疫、瘟神
五月五日,古时亦称恶月恶日,先秦以来被认为是不吉利的日子,亦因古人认为疾病是瘟神降临,或是恶鬼邪魔附于人体所致,故人们于这天以不同的方式驱除瘟疫和恶运,人们会在这天贴神符,以避邪驱魔。
在江浙,民众会贴锺馗像,加以祭祀。民间传说,锺馗是唐代一士人,文才武艺均备,却因貌丑,在殿试时被皇帝除名,锺馗一怒之下撞殿阶而死。后锺馗的灵魂受到玉皇大帝的嘉许,成为专门捉拿恶鬼的大神,并且成为人们在岁末时敬拜的镇宅真君。人们想起专门捉鬼的锺馗,于是就在端午节悬挂锺馗图样了。
在福建,闽东一带祭拜五福王爷,闽南和闽南人移居的台湾则多半祭祀各府王爷神,希望王爷神能把瘟疫带走。
驱五毒
东亚地区有一俗谚:“端午节,天气热,五毒醒,不安宁。”[4](该地人们自古将蛇、蝎、蜈蚣、蟾蜍、壁虎(一说为蜘蛛)等称为五毒。)
端午节驱五毒用意是提醒人们要防避害病。每到端午节,人们用彩色纸把五毒剪成图像(即剪纸),或贴在门、窗、墙、炕上,或系在儿童的手臂上,以避诸毒
悬香草(菖蒲、艾草等)
为了驱除疾厄,端午节时常见家家户户门口、檐下、门楣上都挂菖蒲和艾草。艾,即艾蒿,多年生草本植物;菖蒲,多年水生草本植物,《本草纲目说》“菖者百草之先生者”,“感百阴之气为菖蒲”。艾与菖蒲中都含有芳香油,因而可充作杀虫、防治病虫害的天然药剂了。
《荆楚岁时记》录:“荆楚人以五月五日并蹋百草,采艾以为人,悬门户上以禳毒气。”
古时中国南方荆楚一带的人,在端午日鸡未鸣前即赶早出门去采艾,挑捡最像人形的艾草带回家挂在门楣上以驱毒。此外,有人将艾草扎成小虎形,或剪绫彩为虎形再黏贴上艾叶,在端午节时配戴称为“戴艾虎”。王沂公诗就有“钗头艾虎辟群邪”的描述。
佩香囊
佩香囊,是端午传统习俗之一。端午节小孩佩香囊,不但有避邪驱瘟之意,而且有襟头点缀之用。香囊内有朱砂、雄黄、香药,外包以丝布,清香四溢,再以五色丝线弦扣成索,做成各种不同形状,结成一串,形形色色,玲珑夺目。
香囊内通常填充一些具有芳香开窍的中草药,有清香、驱虫、避瘟、防病的功能。这些随身携带的袋囊,内容物几经变化,从吸汗的蚌粉、驱邪的灵符、铜钱,辟虫的雄黄粉,发展成装有香料的香囊,制作也日趋精致,成为端午节特有的民间艺品。
  戴香包颇有讲究。老年人为了防病健身,一般喜欢戴梅花、菊花、桃子、苹果、荷花、娃娃骑鱼、娃娃抱公鸡、双莲并蒂等形状的,象征着鸟语花香,万事如意,夫妻恩爱,家庭和睦。小孩喜欢的是飞禽走兽类的,如虎、豹子;猴子上竿、斗鸡赶兔等。青年人戴香包最讲究,如果是热恋中的情人,那多情的姑娘很早就要精心制作一二枚别致的香包,赶在节前送给自己的情郎。小伙子戴着心上人送给的香包,自然要引起周围男女的评论,直夸小伙的对象心灵手巧。
缠五彩丝线
五色线又称五彩线,古代也叫五彩长命缕,后人也称“续命缕”。 中国传统文化中,象征五方五行的五种颜色”青、红、白、黑、黄”被视为吉祥色。《荆楚岁时记》载:“以五彩丝系臂,名曰辟兵,令人不病瘟。”在端午节佩戴五色丝线以辟邪。
在端午这一天,孩子们要在手腕脚腕上系上五色丝线,以保安康。节日清晨,各家大人起床后第一件大事便是在孩子手腕、脚腕、或脖颈上拴五色线。系线时,禁忌儿童开口说话。
端午节带五色丝线是有讲究的,用五彩丝线搓成线绳,系在小孩子的手臂或颈项上,自五月五日系起,一直至七夕“七娘妈”生日,才解下来连同金楮焚烧。 还有一说,在端午节后的第一个雨天,把五彩线剪下来扔在雨中,会带来一年的好运。
雄黄酒
  饮蒲酒、雄黄、朱砂酒,以酒洒喷。《荆楚岁时记》:“以菖蒲(多年生草本植物,生在水边,地下有淡红色根茎,叶子形状像剑,肉穗花序。根茎可做香料,也可入药)或镂或屑,以冷酒。”蒲酒味芳香,有爽口之感,后来又在酒中加入雄黄、朱砂等。明谢肇淛《五杂咀》:“饮菖蒲酒也……而又以雄黄入酒饮之。”明冯应京《月令广义》:“五日用朱砂酒,辟邪解毒,用酒染额胸手足心,无会虺(古书上说的一种毒蛇)蛇之患。又以洒墙壁门窗,以避毒虫。”此俗流传较广。至今,如广西宾阳,逢端午时便有一包包的药料出售,包括雄黄、朱耒、柏子,桃仁、蒲片、艾叶等,人们浸入酒后再用菖蒲艾蓬蘸洒墙壁角落、门窗、床下等,再用酒涂小儿耳鼻、肚脐,以驱毒虫,求小儿平安。另外有的地区还用雄黄酒末在小孩额上画“王”字,使小孩带有虎的印记,以用虎辟邪。这些活动,从卫生角度来看,还是有科学道理的。雄黄加水和酒洒于室内可消毒杀菌,饮蒲洒也颇有益。
躲端午
是指接新嫁或已嫁之女回家度节。简称“躲午”,亦称“躲端五”。俗以五月、五月五日为恶月、恶日,诸事多需避忌,因有接女归家躲端午之俗。此俗宋代似已形成,陆游《丰岁》诗有“羊腔酒担争迎妇,遣鼓龙船共赛神”之句。《嘉靖隆庆志》亦记云:“已嫁之女召还过节”。又,《滦州志》:“女之新嫁者,于是月俱迎以归,谓之‘躲端午’”。
据悉,在宋代已衍生出端午省亲的习俗,出嫁的女子在端午节回到娘家,和亲人团聚。对于女子来说,能有机会在父母膝下重温闺中少女的时光,自然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。
本篇發表於 文化天地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