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生活好难啊”让你这样想的 是谁?

文/麦克‧辛格 赖隆彦译
探索自性与生命的开展是紧密交织的。
生命的自然起伏可能让一个人成长,或是引发恐惧,哪一个会居于支配地位,完全取决于我们如何看待变化。变化可能令人兴奋或害怕,但不管我们如何看待都必须承认:变化是生命的本质。
恐惧多的人,不喜欢变化
如果你有许多恐惧,就不会喜欢变化。你会试图为自己创造一个可预期、可控制与可定义的世界,一个不会激发恐惧的世界。恐惧不想感觉到它自己;事实上,它害怕自己。因此,你利用头脑,企图操控人生,以免感受到恐惧。
人们不了解,恐惧是一样事物,只是宇宙中另一个你能够体验到的对象。面对恐惧,可以有两种做法:一是承认你有恐惧,并努力释放它;一是留着它,并试图躲开。
人们因为没有客观地处理恐惧,所以不了解它,结果一直保有恐惧,并试图不让会激发它的事情发生,终其一生都企图藉由定义生活必须是什么模样他们才觉得没问题,来创造安全感与控制权。这个世界就是因此变得令人害怕。
这听起来也许并不可怕,甚至可能很安全,但其实不然。如果你这么做,这个世界真的会变得有威胁性,生命成为“我对抗它”的状况。当你内在有恐惧、不安或脆弱之处,并企图不让它受到刺激时,生命中无可避免会有些事件与变化来挑战你的企图。
因为抗拒这些变化,你觉得自己是在和生活搏斗。你觉得这个人没有做他该做的事,这件事没有照你希望的方式发展;你把过去发生的状况视为困扰,把未来的事当作潜在的问题;你定义了你所谓的喜欢与讨厌、好与坏,因为你早已界定事情必须是什么样子,你才会觉得没问题。
避开一个问题,反而制造更多问题
我们都知道自己这么做,却没人质疑。我们认为应该弄清楚生命该有的模样,然后让它变成那个样子。只有看得更深并质疑生命事件为什么必须呈现特定样貌的人,才会质疑这个假设。
我们为什么会认为生命现在或未来的模样有问题?是谁说生命自然开展的方式不好的?
答案是:恐惧说的。你内在那个对自己不满的部分无法面对生命的自然开展,因为那不是你能控制的。如果生命以会激发你内在问题的方式开展,按照定义,那就是不好的。
真的很简单:不会扰乱你的就是好的,会扰乱你的就不好。我们基于自己的内在问题,去定义全范围的外在经验。若想要在灵性上成长,就必须改变这一点。如果你根据自己最混乱的部分去定义万物,还能对万物有什么期待?那看起来就会像是令人讨厌的一团糟。
随着你在灵性上成长,你会了解到,企图保护自己避开问题,其实反而制造了更多问题。如果试图安排人、地、事、物,好让它们不会扰乱你,你会开始觉得生命似乎和你对立。
你会觉得生命是一场搏斗,每天都很沉重,因为你必须控制并对抗一切事物。会有竞争、嫉妒与恐惧,你会感觉任何人在任何时刻都可能扰乱你。他们只需要说或做一件事,接下来你的内在就被扰乱了。这让生命变成一种威胁,所以才必须担心那么多,头脑里面才会出现那么多对话。
你不是试图防止事情发生,就是在真的发生后设法善后。你对抗万物,使得万物本身变成你生命中最可怕的东西。
责任编辑:语轩
本篇發表於 文化天地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