献给救人性命的狗狗小花

作者:玉文
灾难降临的危急时刻,
你凭借直觉提醒主人。
人不醒悟你使尽解数,
让主人读懂你的心扉。
最终主人恍然大悟,
你是在说大难就在眼前。
主人及其乡亲跟随你,
走出死亡保住了性命。
然而随后有人要索取你的生命,
主人哭泣哀求都没能打动那要你命的人!
因为他们不懂天理绝对高于“捕杀令”的道理。
小花,你在天之灵安息吧!离开这被冷血笼罩的地方对你来说或许还是一种幸福呢!我盼望,我希望,我相信,那秉承公正的老天爷一定会给你公正!
汶川大地震救活49条人命的小狗被绞刑
下文来源:《动物记》 作者:邱宏 同拥军 
编者按:救了49条人命的义犬小花,被无情的绞杀了,仅仅是一个“可能会传播疫情”的理由,义犬小花至死都不明白,为什么刚刚经历了大地震摧残的人类,对待生命的态度却依旧如此冷酷,为什么人类不明白生命本身远比一个冰冷的命令更值得尊崇和敬畏?我们到底丧失了什么?我们的人生教育中缺失了哪一堂最重要的课程?为什么世代传颂着诸如结草衔环知恩图报的生命礼赞的民族,在今天对待生命的态度上,却要走上一条冷血、无情的不归路?
(编注:本文为真实事件,2009年5月6日沈阳日报曾完整报道,后被收入《动物记》,以叙事的方式记载了事件发生的全过程。沈阳日报原文地址
地震来临前  面对人们的不解 小花突然流泪
在绵阳市北川羌族自治县一带的村民中,流传着一则凄婉的故事:2008年“5·12”地震时,一只小狗挽救了四十九个村民的生命。然而,这个村民们崇敬的小生灵,却因防疫需要而被绞杀!
这只小狗叫“小花”。它的主人叫邓加林,三十四岁,是北川羌族自治县曲山镇海光村村民。尽管地震已经过去一年,但谈及他的爱犬小花,邓加林依旧唉声不已、热泪涟涟——“小花”是只当地的小土狗,从小在邓家长大。
2008年5月12日中午,邓加林回家吃午饭。刚进门他就发现,一向温驯的狗狗小花,却焦躁不安地在屋里来回乱窜,还不时地将头伏在地上低声吼叫。邓加林妻子蔡红英,以为小花要吃的,便扔给小花一块骨头。可是,小花却置之不理,仍旧乱抓乱撞、上蹿下跳。
下午一时四十分左右,全家人开始午睡。小花一反常态,不像以往那样也趴在床下午睡,而是一直狂叫不已,吵得全家人无法入睡。邓加林将小花撵出门外,它依然狂叫、用前爪扒门。妻子蔡红英觉得有些诧异,便开门查看。不想小花竟发疯地冲进屋来,一边狂叫,一边用嘴叼邓加林和他八岁儿子邓胜国的衣角。儿子邓胜国下床抱起小花,嗔怪地说道:“小花今天怎么啦?怎么不乖啦?来,我带你出去撒尿。”说着,儿子邓胜国抱着小花往外走。没想到小花一个鲤鱼打挺,从邓加林儿子怀里蹿下来,死死叼住邓加林裤腿,拼命地往屋外拉扯。当时,小花的叫声十分凄厉,令人发瘆。
小花的狂叫声,顿时惹了麻烦:邻居们被小花吵醒,纷纷来到邓加林家,询问他家出了什么事。邓加林家后院的一个年轻人,还气势汹汹地质问邓加林:你家狗疯啦,让别人睡觉不?邓加林夫妇唯唯诺诺、道歉不迭。随后,向大家述说了小花的反常举动。乡亲们猜不透小花反常是何原因,一时间议论纷纷。不承想,小花突然停止狂叫,耷拉着脑袋、伏在地上,双眼中涌出了泪水!
狗哭了!这个天大奇闻,立即惊动了海光村的乡亲们,大家相继来到邓加林家院子里,既好奇又神秘地谈论着、猜测着狗狗小花流泪原因。这时,一位老大爷神色严肃地对大家说道:“这种事儿,我小时候听我爸说过。看来,要有天灾降临啊!”一句话,在场的乡亲们全都慌了神儿。
突然,狗狗小花又开始狂叫起来。小花的叫声,引得全村所有的狗一齐狂叫起来。邓加林平时爱看书报,掌握一些科学常识。他突然意识到:动物的异常行为,很有可能是地震前兆!想到此,他不由得浑身一颤: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!于是,邓加林一脸冰霜地对大家喊道:“赶快挨家通知乡亲们迅速从屋里出来,恐怕马上就要地震了!”
霎时间,海光村内脚步声、叫喊声响作一团。结果,全村在家的七十六名村民中,有四十二人撤到了屋子外面。至今仍然令邓加林遗憾的是,当时,其他村民不仅根本不相信他的话,还反唇相讥说:邓加林脑袋进了水,整个神经错乱嘛。
惊天灾难 小花救了49
大约过了二十分钟,在狗狗小花警示下,邓加林的预测应验了:大地突然颠簸、颤抖,四周飞沙走石。一阵刺耳的巨响过后,全村的房屋一瞬间统统倒塌了!转瞬间,海光村变成一片废墟。顿时,哭喊声、呼救声笼罩着整个村落。
地震过后约十分钟,因撤出房屋而幸免于难的四十二名乡亲,突然围拢过来,争抢着抱小花、爱抚小花,全都感谢小花救了他们的性命。庆幸之余,人们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灾难,面对这夷为平地的家园,都不禁捶胸顿足、失声痛哭。
面对天灾,邓加林意识到:发生这么强烈的地震,救援人员肯定不能在短时间内前来救援。于是,邓加林急忙召集大家,让老年人、轻伤员照顾小孩;其他村民赶紧搜救被废墟掩埋的乡亲!
废墟连成片,大家傻了眼:面对一堆连着一堆的瓦砾、砖头、碎石块,从哪儿下手救援乡亲呢?无奈,他们便依次大声呼喊村里失踪者的名字。但喊了一个多小时,废墟下竟无一人回应。
正当大家一筹莫展、焦急万分时,在五十米开外的废墟上,传来狗狗小花“汪、汪、汪”的急促叫声。大家急忙赶过去,听到了废墟下微弱的呼救声。大家马上扒开砖头瓦砾,救援出受重伤的村民刘强夫妇。大家刚刚松口气,狗狗小花,又在距大家十多米远的废墟上,一边叫,一边用两只前爪奋力扒刨残土。此刻,大家对小花早已感激涕零、五体投地,见到小花刨土,大家便一齐开挖,四十多分钟后,一条小孩的小腿裸露出来;又过了半小时,一个一岁多的孩子被抢救出来。这个孩子造化不小:被夹在两块水泥板缝隙中间,仅仅受了点儿轻微皮外伤。孩子的父母,便是刚刚被抢救出来的刘强夫妇。
第二天下午1点,小花再次叫起来,并带头冲向废墟外面。这次,正在进行搜救的乡亲们没有犹豫,紧跟着小花跑出了废墟。瞬间,强烈的余震再次袭来……
地震25个多小时后,由解放军组成的一支小分队来到了海光村。此时,海光村的“自救队”在小花的帮助下,已从废墟中救出了七个人。
义犬小花被判绞刑
义犬小花与被它救的49名村民被安置在绵阳市九州岛体育馆安置点。在这里人们自然对小花关怀备至,人与小花的关系也更加亲密。小花对人有恩,它也应当与乡亲们一起过上正常的生活,然而对小花来说,真是刚遇天灾,又遭人祸。2008年5月16日,抗震救灾指挥部决定,对于从重灾区进入灾民安置点的犬只,要集中捕杀,然后消毒深埋。
邓先生一家为了保住义犬的性命,示意小花钻进体育馆后面山坡上的一个狭小的山洞里,小花摇摇尾巴,便钻到了山洞的深处。不过,在拉网式的搜捕面前,小花最终还是被人发现了。
5月19日上午,民警决定把小花带走。面对政府的威严,蔡红英万般无奈只好向民警下跪,诉说小花救人的事迹,请求留下有恩于人类的义犬小花的性命。
民警们也很震惊,依天理,民警们内心里也认为这样的义犬绝对杀不得,真可惜,他们真的不懂天理绝对高于“捕杀令”的道理。他们只知道“捕杀令”必须执行,他们也无奈,违心地、矛盾地、同情地、又有几分狡辩地说:“大姐,尽管小花救过半个村子的人命,但如不及时处理,也可能给更多人带来意想不到的灾难,这可是关键时期啊!”
蔡红英的跪求能感动上苍,却触动不了尊敬的仆人,大家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民警将小花带走。打狗看主家,杀犬灭民意,谁能奈何“捕杀令”?乡亲们只好央求民警,让他们再见上小花临终的一面,村民们要为恩犬送行。民警答应了乡亲们的请求。
公元2008年5月20日是小花上路的日子,这天义犬小花被执行绞刑。在一个四四方方的铁笼里,被小花丞救的几十人及知情的人们再次见到了小花。当时在场的所有人眼圈都红了。上午10时左右,民警用绳子套住英雄的脖子,然后把绳头搭在悬梁上,用力一拉……
正體:
 獻給救人性命的狗狗小花
 作者:玉文
災難降臨的危急時刻,
你憑藉直覺提醒主人。
人不醒悟你使盡解數,
讓主人讀懂你的心扉。
最終主人恍然大悟,
你是在說大難就在眼前。
主人及其鄉親跟隨你,
走出死亡保住了性命。
然而隨後有人要索取你的生命,
主人哭泣哀求都沒能打動那要你命的人!
因為他們不懂天理絕對高於“捕殺令”的道理。
小花,你在天之靈安息吧!離開這被冷血籠罩的地方對你來說或許還是一種幸福呢!我盼望,我希望,我相信,那秉承公正的老天爺一定會給你公正!
汶川大地震救活49條人命的小狗被絞刑
下文來源:《動物記》 作者:邱宏 同擁軍 
編者按:救了49條人命的義犬小花,被無情的絞殺了,僅僅是一個“可能會傳播疫情”的理由,義犬小花至死都不明白,為什麼剛剛經歷了大地震摧殘的人類,對待生命的態度卻依舊如此冷酷,為什麼人類不明白生命本身遠比一個冰冷的命令更值得尊崇和敬畏?我們到底喪失了什麼?我們的人生教育中缺失了哪一堂最重要的課程?為什麼世代傳頌著諸如結草銜環知恩圖報的生命禮贊的民族,在今天對待生命的態度上,卻要走上一條冷血、無情的不歸路?
(編注:本文為真實事件,2009年5月6日瀋陽日報曾完整報導,後被收入《動物記》,以敘事的方式記載了事件發生的全過程。瀋陽日報原文地址
地震來臨前  面對人們的不解 小花突然流淚
在綿陽市北川羌族自治縣一帶的村民中,流傳著一則淒婉的故事:2008年“5·12”地震時,一隻小狗挽救了四十九個村民的生命。然而,這個村民們崇敬的小生靈,卻因防疫需要而被絞殺!
這只小狗叫“小花”。它的主人叫鄧加林,三十四歲,是北川羌族自治縣曲山鎮海光村村民。儘管地震已經過去一年,但談及他的愛犬小花,鄧加林依舊唉聲不已、熱淚漣漣——“小花”是只當地的小土狗,從小在鄧家長大。
2008年5月12日中午,鄧加林回家吃午飯。剛進門他就發現,一向溫馴的狗狗小花,卻焦躁不安地在屋裡來回亂竄,還不時地將頭伏在地上低聲吼叫。鄧加林妻子蔡紅英,以為小花要吃的,便扔給小花一塊骨頭。可是,小花卻置之不理,仍舊亂抓亂撞、上躥下跳。
下午一時四十分左右,全家人開始午睡。小花一反常態,不像以往那樣也趴在床下午睡,而是一直狂叫不已,吵得全家人無法入睡。鄧加林將小花攆出門外,它依然狂叫、用前爪扒門。妻子蔡紅英覺得有些詫異,便開門查看。不想小花竟發瘋地沖進屋來,一邊狂叫,一邊用嘴叼鄧加林和他八歲兒子鄧勝國的衣角。兒子鄧勝國下床抱起小花,嗔怪地說道:“小花今天怎麼啦?怎麼不乖啦?來,我帶你出去撒尿。”說著,兒子鄧勝國抱著小花往外走。沒想到小花一個鯉魚打挺,從鄧加林兒子懷裡躥下來,死死叼住鄧加林褲腿,拼命地往屋外拉扯。當時,小花的叫聲十分淒厲,令人發瘮。
小花的狂叫聲,頓時惹了麻煩:鄰居們被小花吵醒,紛紛來到鄧加林家,詢問他家出了什麼事。鄧加林家後院的一個年輕人,還氣勢洶洶地質問鄧加林:你家狗瘋啦,讓別人睡覺不?鄧加林夫婦唯唯諾諾、道歉不迭。隨後,向大家述說了小花的反常舉動。鄉親們猜不透小花反常是何原因,一時間議論紛紛。不承想,小花突然停止狂叫,耷拉著腦袋、伏在地上,雙眼中湧出了淚水!
狗哭了!這個天大奇聞,立即驚動了海光村的鄉親們,大家相繼來到鄧加林家院子裡,既好奇又神秘地談論著、猜測著狗狗小花流淚原因。這時,一位老大爺神色嚴肅地對大家說道:“這種事兒,我小時候聽我爸說過。看來,要有天災降臨啊!”一句話,在場的鄉親們全都慌了神兒。
突然,狗狗小花又開始狂叫起來。小花的叫聲,引得全村所有的狗一齊狂叫起來。鄧加林平時愛看書報,掌握一些科學常識。他突然意識到:動物的異常行為,很有可能是地震前兆!想到此,他不由得渾身一顫:寧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無!於是,鄧加林一臉冰霜地對大家喊道:“趕快挨家通知鄉親們迅速從屋裡出來,恐怕馬上就要地震了!”
霎時間,海光村內腳步聲、叫喊聲響作一團。結果,全村在家的七十六名村民中,有四十二人撤到了屋子外面。至今仍然令鄧加林遺憾的是,當時,其他村民不僅根本不相信他的話,還反唇相譏說:鄧加林腦袋進了水,整個神經錯亂嘛。
驚天災難 小花救了49
大約過了二十分鐘,在狗狗小花警示下,鄧加林的預測應驗了:大地突然顛簸、顫抖,四周飛沙走石。一陣刺耳的巨響過後,全村的房屋一瞬間統統倒塌了!轉瞬間,海光村變成一片廢墟。頓時,哭喊聲、呼救聲籠罩著整個村落。
地震過後約十分鐘,因撤出房屋而倖免於難的四十二名鄉親,突然圍攏過來,爭搶著抱小花、愛撫小花,全都感謝小花救了他們的性命。慶倖之餘,人們面對這突如其來的災難,面對這夷為平地的家園,都不禁捶胸頓足、失聲痛哭。
面對天災,鄧加林意識到:發生這麼強烈的地震,救援人員肯定不能在短時間內前來救援。於是,鄧加林急忙召集大家,讓老年人、輕傷患照顧小孩;其他村民趕緊搜救被廢墟掩埋的鄉親!
廢墟連成片,大家傻了眼:面對一堆連著一堆的瓦礫、磚頭、碎石塊,從哪兒下手救援鄉親呢?無奈,他們便依次大聲呼喊村裡失蹤者的名字。但喊了一個多小時,廢墟下竟無一人回應。
正當大家一籌莫展、焦急萬分時,在五十米開外的廢墟上,傳來狗狗小花“汪、汪、汪”的急促叫聲。大家急忙趕過去,聽到了廢墟下微弱的呼救聲。大家馬上扒開磚頭瓦礫,救援出受重傷的村民劉強夫婦。大家剛剛鬆口氣,狗狗小花,又在距大家十多米遠的廢墟上,一邊叫,一邊用兩隻前爪奮力扒刨殘土。此刻,大家對小花早已感激涕零、五體投地,見到小花刨土,大家便一齊開挖,四十多分鐘後,一條小孩的小腿裸露出來;又過了半小時,一個一歲多的孩子被搶救出來。這個孩子造化不小:被夾在兩塊水泥板縫隙中間,僅僅受了點兒輕微皮外傷。孩子的父母,便是剛剛被搶救出來的劉強夫婦。
第二天下午1點,小花再次叫起來,並帶頭沖向廢墟外面。這次,正在進行搜救的鄉親們沒有猶豫,緊跟著小花跑出了廢墟。瞬間,強烈的餘震再次襲來……
地震25個多小時後,由解放軍組成的一支小分隊來到了海光村。此時,海光村的“自救隊”在小花的幫助下,已從廢墟中救出了七個人。
義犬小花被判絞刑
義犬小花與被它救的49名村民被安置在綿陽市九州體育館安置點。在這裡人們自然對小花關懷備至,人與小花的關係也更加親密。小花對人有恩,它也應當與鄉親們一起過上正常的生活,然而對小花來說,真是剛遇天災,又遭人禍。2008年5月16日,抗震救災指揮部決定,對於從重災區進入災民安置點的犬只,要集中捕殺,然後消毒深埋。
鄧先生一家為了保住義犬的性命,示意小花鑽進體育館後面山坡上的一個狹小的山洞裡,小花搖搖尾巴,便鑽到了山洞的深處。不過,在拉網式的搜捕面前,小花最終還是被人發現了。
5月19日上午,民警決定把小花帶走。面對政府的威嚴,蔡紅英萬般無奈只好向民警下跪,訴說小花救人的事蹟,請求留下有恩於人類的義犬小花的性命。
民警們也很震驚,依天理,民警們內心裡也認為這樣的義犬絕對殺不得,真可惜,他們真的不懂天理絕對高於“捕殺令”的道理。他們只知道“捕殺令”必須執行,他們也無奈,違心地、矛盾地、同情地、又有幾分狡辯地說:“大姐,儘管小花救過半個村子的人命,但如不及時處理,也可能給更多人帶來意想不到的災難,這可是關鍵時期啊!”
蔡紅英的跪求能感動上蒼,卻觸動不了尊敬的僕人,大家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民警將小花帶走。打狗看主家,殺犬滅民意,誰能奈何“捕殺令”?鄉親們只好央求民警,讓他們再見上小花臨終的一面,村民們要為恩犬送行。民警答應了鄉親們的請求。
西元2008年5月20日是小花上路的日子,這天義犬小花被執行絞刑。在一個四四方方的鐵籠裡,被小花丞救的幾十人及知情的人們再次見到了小花。當時在場的所有人眼圈都紅了。上午10時左右,民警用繩子套住英雄的脖子,然後把繩頭搭在懸樑上,用力一拉……
本篇發表於 故事奇聞, 民間傳説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