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美是故乡

作者:清芷
这些年,走过很多地方,见过很多美景,无论是北方晶莹洁白的雪域,还是江南烟雨濛濛的山水,都曾经在我的记忆里晕染了一抹如画的风韵。然而,再美的景色,于我来说,也只是匆匆的路过,那个常驻心底的、最美的地方,始终是那座清新的小城,那个叫做故乡的地方。
最是难忘那条波光粼粼的护城河。盛夏的夜晚,叫上几个伙伴,在水中嬉闹够了,一起躺在布满鹅卵石的河畔上,听着远处的虫鸣、蛙叫,望着天上的点点繁星,思绪像流水一样慢慢荡漾,整个人都融入了大自然,那种感觉真是美妙极了。
还有那一望无际的菜田。每当瓜果成熟的季节,那里便成了“熊孩子”们的“游乐场”。玩够了,再顺手摘几个黄瓜,水萝卜。通常,我是不搞破坏的,但有一次,我没忍住,偷拔了几个水萝卜,刚拔完就被人发现了,我赶紧扔了水萝卜,跟着孩子们一起大叫着跑开。
到了菜田的边上,有一条细沟,细沟里有黑色的“土”,我一脚踩上去,谁知一下子陷了进去,吓得我赶紧把脚收回来,却闻到了一股很臭的味道,这才意识到,那黑色的“土”原来是农民酿的粪。我懊恼极了,怕被人看到笑话我,便故意落在了后面,等大家都走远了,才到水库边上将脚上的粪洗净,可是却总感觉身上有一种臭味。
回到家,我被妈妈一顿教训。我向妈妈保证再不会去人家的菜地里偷摘东西。这件事,曾是我多年不敢曝光的“隐私”,一直觉得很丢人,今天想起,却感到妙趣横生,这一件糗事,给了我一生的教训,从那以后,不是自己的东西我是绝对不会动的。
去年回家乡的时候,我特意去了一趟读过的小学,就是想看看操场中间那两颗大柳树还在不在。还好,它们依然还在,只是刚被修剪过树枝,没有记忆中茂盛了。
小时候,我特别喜欢那两颗大柳树,尤其是初夏时分,漫天的柳絮,飞飞扬扬,好多孩子都讨厌它们,因为落在脸上很痒;而我却很喜欢柳絮,喜欢它们那曼妙的姿态,它们在我的眼里是美丽的。
那时候,有的孩子会用柳树的枝条做成一种能吹出声响的哨子,可惜我一直不会做,只能在地上捡人家不要的,运气好的话,一样会吹的很响呢。
微风吹过,柳条随风轻摆,仿佛是在对我说:“嗨,老朋友,你长大了!”  是啊,我长大了,时间不知不觉间在悄悄地溜走。然而,那些关于故乡的美好记忆一直都在。
这些年,红尘中穿梭,哭过、笑过、幸福过、悲伤过,人生的酸甜苦辣从头品尝, 故乡,总是提醒着我莫忘初心,一路走来,才能从迷茫到通透,从狭隘到豁达。
那个生我养我的地方,也是赋予我善良天性的地方,无论走出多远、多久,看过多少怡人的风景,最美永远是故乡。
责任编辑:语轩
本篇發表於 紐約新聞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