挖墳墓的後果

作者:玉萍
我有個表姨娘,就是我爸爸的表姐姐,住在安徽省長豐縣一個村子裏。表姨娘非常能幹,能說會道,長的雖然漂亮,但不嬌媚,身材矯健、强壯,一般的男人幹活都幹不過她。不知道從那一年開始,她一直當村長,當了好多年。但是她只活了不到45嵗就去世了。事情很突然,以至於她死了好久,人們想起她,還是那個活靈活現的她。
起因是這樣的,那是70年代,農村搞起遷墳的事情。離表姨娘的村子不遠的地方有一片墳地,上級政府一直要他們村把這塊墳墓挖掉,有主的就叫墳主家裏找地方挪走,沒主的,就鏟平。上級說了很多次,表姨娘也只是走過場,問問大家誰去乾,大家都不去,事情就這樣一次次不了了之。但是,終於上級發狠了,下死命令,限定某日前一定要鏟除掉這片墳地。
那天下午,天灰蒙蒙、陰沉沉的,表姨娘扛著把大鐵鍬,帶上一批不情願的村民來到墓地,誰都不先動第一鍬。大夥兒都抵著表姨娘:你是共產黨員、又是村長,你帶頭。表姨娘豪爽的說:共產黨員不信邪,挖!就帶頭挖了。
整平了墳地,回去幹活、晚上回家吃飯,沒事,跟平時一樣。挖墳的事情就過去了。誰知道當天夜裏出事了。夜裏,表姨娘起來解小便。農村人家,臥室裏都有一個大尿桶,夜裏小便都在臥室裏。表姨娘起來后,從臥室的門縫裏透過來一股風,一下子就把表姨娘吹倒在地上,當時就口眼歪斜,口吐白沫,説話呼嚕嚕的。表姨父聼到聲音,趕緊起來,全家都起來了,趕緊找來醫生,趕緊送醫院,住到醫院,3天不到就死了。人死在醫院,醫院縂得給個病名吧,病名就是腦溢血中風,不治身亡。
表姨娘死後,很多那天參加挖墳的村民都忐忑不安好多天,都慶幸自己當時沒有動第一鍬。更多的人都慶幸自己那天沒有去。
雖然在公開場合,人們三緘其口,不敢說挖墳喪命,但心裏都明白。這個事情流傳很廣、很久,以至於我們幾乎所有的遠房親戚、城裏的親戚都知道能幹的表姨娘是怎麽死的。
轉載請注明WQEQ FM105.5廣播電台
責任編輯:慧如

 

简体

 我有个表姨娘,就是我爸爸的表姐姐,住在安徽省长丰县一个村子里。表姨娘非常能干,能说会道,长的虽然漂亮,但不娇媚,身材矫健、强壮,一般的男人干活都干不过她。不知道从那一年开始,她一直当村长,当了好多年。但是她只活了不到45岁就去世了。事情很突然,以至于她死了好久,人们想起她,还是那个活灵活现的她。
起因是这样的,那是70年代,农村搞起迁坟的事情。离表姨娘的村子不远的地方有一片坟地,上级政府一直要他们村把这块坟墓挖掉,有主的就叫坟主家里找地方挪走,没主的,就铲平。上级说了很多次,表姨娘也只是走过场,问问大家谁去干,大家都不去,事情就这样一次次不了了之。但是,终于上级发狠了,下死命令,限定某日前一定要铲除掉这片坟地。
那天下午,天灰蒙蒙、阴沉沉的,表姨娘扛着把大铁锹,带上一批不情愿的村民来到墓地,谁都不先动第一锹。大伙儿都抵着表姨娘:你是共产党员、又是村长,你带头。表姨娘豪爽的说:共产党员不信邪,挖!就带头挖了。
整平了坟地,回去干活、晚上回家吃饭,没事,跟平时一样。挖坟的事情就过去了。谁知道当天夜里出事了。夜里,表姨娘起来解小便。农村人家,卧室里都有一个大尿桶,夜里小便都在卧室里。表姨娘起来后,从卧室的门缝里透过来一股风,一下子就把表姨娘吹倒在地上,当时就口眼歪斜,口吐白沫,说话呼噜噜的。表姨父听到声音,赶紧起来,全家都起来了,赶紧找来医生,赶紧送医院,住到医院,3天不到就死了。人死在医院,医院总得给个病名吧,病名就是脑溢血中风,不治身亡。

 

表姨娘死后,很多那天参加挖坟的村民都忐忑不安好多天,都庆幸自己当时没有动第一锹。更多的人都庆幸自己那天没有去。
虽然在公开场合,人们三缄其口,不敢说挖坟丧命,但心里都明白。这个事情流传很广、很久,以至于我们几乎所有的远房亲戚、城里的亲戚都知道能干的表姨娘是怎么死的。
转载请注明WQEQ FM105.5广播电台
责任编辑:慧如
本篇發表於 民間傳説 並標籤為 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