恰到好处的安慰

作者:凯西‧克洛 /艾蜜莉‧麦朵威尔  译者:崔宏立
把这些句子收在后口袋里,以备不时之需:
  • 你想要谈谈吗?
  • 不会无聊啊,我想要听。
  • 对你来说感觉怎样?
  • 现在你过得如何?
  • 这一定很辛苦,不过你做得很棒。
  • 我相信你会做出正确的事。
  • 我看着你走过之前的各种困境。现在会觉得很苦,但我晓得你可以安然度过。
  • 没错,了解这事真的让我对你刮目相看。我觉得你更迷人、更勇敢了。
  • 我佩服你。
  • 我爱你。
***
嘿,听好了:
 研究显示,要谈论自己的情绪,往往和朋友谈会比和家人谈来得容易。所以,如果因为兄弟姊妹或父母不能倾听或是让你阐述感受而深感挫折,你并不是特例。家人无法完全胜任情绪处理是正常的,因为他们还比较可能参与基本且必要的协助,像是打扫或经济援助。因此,如果可以的话,请他们卷起袖子帮忙做点事(不过在某些关系中,这样做并不适当)——而最内在的感受就去和朋友研商吧。
简讯和社群网站真的有用。
 谁晓得简讯会是帮助人们感觉更佳的好工具?(抱歉啦,世界各地青少年的爸妈们。)传简讯不仅让朋友晓得你(又要)迟到,或是以能想到最粗糙随便的方式和某人分手,更透过研究证实,已经成为心理学家支持意志消沉之人的有效方法。你可能会觉得在社群网站写十五个字,或是传一杯红酒的表情符号,并不是人们身处痛苦时的沟通好方法。但可别忘了——重点并不在于找到“正确的用字”,而在于单纯的想要建立连系。有的时候,我们只需晓得别人有想到我们,并不需要谈论自己的感觉如何。所以,要是你在电脑或手机前徘徊良久,不知是否应该发封电子邮件、发篇安慰的贴文、只是说声“嗨”“爱你哦”或分享什么的话,答案就是“传吧”!如果你们是亲密的朋友,拨通电话能额外加分。但这些虚拟安慰真的很有用。
 打通电话恰当吗?
 因为有那么多种方式可以在弹指间沟通讯息,人们因此几乎不再讲电话了。当电话铃声响起,反而会感到突兀。如果来电显示出不认得的号码,更是如此。
当某人身陷危机时,你会打电话给他吗?如果你们并非早就是十分亲密的朋友,我们建议你别拿起话筒。如果你们不是很亲近,绝对别在惨事或不幸消息发生的头几天打电话过去。这个时候,一张卡片或一封电子邮件比较合适。
然而,如果你们是要好的朋友或亲密的家人,这通电话一定要拨!反正对方总是可以选择不接。凯西曾访谈过一名如此评论的女士:
“丈夫过世之后,我曾期望接到更多位亲密好友的来电。我并不期待她们确切明白该说些什么,或真的能够提供协助。只要一通电话或留言简单拜访,就能让我知道她们有想到我。这样真的能提供支持并且对我很有帮助。”
同理小诀窍:避免像是“我留言给你好几次”之类的表达。最糟糕的就是让某人感觉到必须回电的压力。更好的方法是只说“不需回拨”,看着办即可。
说了这么多:寄张卡片就对了!
 我们有这么多现代沟通交流是透过电子器材,如今寄出一张真正的卡片——你晓得的,就是那个用纸做成的东西,外面搭配信封袋一起寄达,外头还贴了邮票什么的——会让人感觉特别用心。
和简讯或推文不一样,卡片可以展示出来,提醒自己还有谁想到你。有很多人会把卡片保留好多年,每次搬家就会拿出来读一读。而且,更棒的是,如果你在挣扎不知该说些什么,卡片能够帮你找到适合的句子。
如果你能抽出时间寄张卡片,请一定要寄。欢欣接受购买邮票的挑战——还记得邮票这玩意儿吗?——还要找出对方实际的地址!只要有心,一定办得到。
同理小诀窍:理想的世界中,你不会去向悲伤的人要地址。如果不得不问,还是可以设法开口——这真的没什么大不了的——不过,还是要先试着透过其他方法找出来。
有的时候,人们需要空间。
 我们已经写了很多关于主动关怀的事,所以提出这点违背了我们的本性。不过,有的时候人们只想要忘记自己的处境,或想觉得一切如常。这时,如果你并不认为他们陷于危险之中,可要尊重人家想独处的意愿。或是提议去看场电影、来趟夜游。当对方太累,不适合娱乐或聊天的时候,光是待在一起做伴就很棒了。有位生病的女士这么形容:“我不想讲话。我太累了。但朋友到我家来,我躺在床上的时候,她就待在沙发上看书。这样就可以帮我觉得自己比较没那么孤单。”
好吧,就跟你说说我无聊的人生。
 当你在抱怨老板的时候,没有其他事情会比见到邻居处于丧偶之痛,或朋友由于化疗成了光头,更让你觉得有那么一点小小尴尬。总是会有某些时刻,你得将自己的忧愁放在门外,专注于朋友的问题。然而,身处困境的人往往会害怕,他们吓人、糟糕的状况会让自己被排除在他人的生活之外。找不到适合你腰围的牛仔裤的确是个“问题”,但那大概只是你今天的问题。如果朋友、邻居或同事并没有陷入危机或情绪紊乱,那么就好好做自己,分享你的状况。因为悲伤的人想要你把他们当做“完整的人”,不只是一位心怀哀愁的人,或是一名病人。
有位名叫凯文的年轻男子,在一次坠机意外中痛失双亲,他是这么说的:
“即使大家都晓得我父母去世了,对待我的方式却没有什么不一样,这时我觉得最棒。我在爸妈的屋子往了1个月,然后回到家里,当我到家的时候有几位朋友替我办了场低调的晚宴。这有助于让我平顺地重回生活轨道,一个我知道再也不会相同的生活。”
总结:
 懂得何时要聆听,还有该说些什么,从这几句开始:
  • 说:“真是遗憾。”
  • 问:“今天你还好吗?”(别忘了要听答案)
  • 关注对方目前的感受并给予认同,不要光追究事实。
  • 注意一些线索:时间恰当吗?对方是否需要一点空间?(如果现在并不适合,别怕后续追踪)
  • 向对方说明他并不孤单。
  • 说明自己对于他的判断有信心。(即使他看来有点慌张)
  • 说出你对对方的爱。
  • 一定要运用科技。
  • 对方需要空间的时候,就要留些空间。
  • 把你“平淡无奇的”困扰留给自己。
责任编辑:语轩
本篇發表於 心靈驛站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