尘缘笔记:我不了解你全部的世界

作者:尘埃
我们一起出生在无垠的宇宙中,一起游戏、玩耍,在漫长数不尽的岁月里一同成长,如同同一个体生命上的不同细胞,像是同一身体的左手右手般存在。
直到有天,你选择了往西走,我选择了往东,你在那方用大理石建造了房子,我在这方用木材建造了居所,你的文字是拼音,而我的文字是象形,在旷宇的祝福下,围绕在我们身边各自的人群愈来愈多,各自成为一个幅员广大的国度。
我们连乘坐的车也开始不同,服饰有着各自的特点,装饰、花纹差异甚大却同样具足美丽的感受,我们手中接待着遥远国度而来的信使带着远方的消息,感到新奇、惊奇与神秘,远方各自学问之渊博,无比奥妙,与辽阔的国度,互相交织辉映成一个穷尽一生也走不完的世界。
我不了解你全部的世界,你的世界是我用一生也走不完的经历,相对的,我的世界对你而言,亦是。
在我们分离的地方,立着一个石柱和一张旷古的弦琴。曾经,在那思念的地方,我们约定,会再回到此处,细细地对对方诉说,彼此无尽的一切。
终于有天,我们相会于弦琴之前,分别以左手右手,再次合奏著属于我们的乐章,那弦琴竖立于我们之间,发出的乐音如此谐和,宛若一人,包含着从出生到分离前的故事。
当曲子演奏至分离之后,乐音在一段时间内却有些紊乱,你与我不知所措了。
于是,你开始试着弹奏我的乐章,和我弹奏着相同的旋律,我听见那与我相同的乐音,感到被包容的安心,而你接收到我的思绪,瞬间,将旋律转回曲调中,属于你的乐章,我的心带着被你眷顾的喜悦,继续演奏著,此时,却闻见你的乐音中,透着落寞与孤寂,于是,我也试着弹奏你的旋律,为你除去那份孤寂。
你的乐音明显愉悦起来,带着被理解的幸福和喜悦,又和我溶为了一体,而那竖立的弦琴也接收到了这份喜悦,发出的乐音,更沁人心脾。
我不了解你全部的世界,不能够永远与你弹奏着相同的旋律,然而对对方的包容与关怀,体现在微小的贴心举动上,即使旋律不同,乐曲却更加动人,使我们的心依然紧紧相系。
我们依然像是同一个体生命上的不同细胞,宛如左手右手般存在于同一个生命体中,只是幅员更辽阔,立于东西两方,与互相各自的人群,在蓝天与星光灿烂的夜空之下,一起向宇宙与宇宙之外无上的智慧致敬。
责任编辑:寧慧如

 

本篇發表於 心靈驛站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