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雪,给了人们什么启示?

 

《月令七十二候集解》说:“大雪,十一月节,至此而雪盛也。”
绚烂之极归于素,喧嚣之极归于静,浮华之极归于简,是大雪给我们的启示。人生其实是一个圆,从起点到终点,再远也要回归原初。
绚烂之极归于素
经历了春的繁花似锦,夏的热烈奔放,秋的硕果累累,到了冬季,大雪纷纷扬扬的飘落,将一切的绚烂掩盖,将天地变为银装素裹的纯白世界……李叔同说:“灿烂之极必将归于平淡”。世间万事万物,演变的结果都殊途同归:一切绚烂起于平淡,而又复归平淡。平淡,是事物的本来面貌,是平凡而又自然、真实,即本真。
宋元时代的中国画,便经历了从“绚烂之极”向“平淡天真”的转变:从精工富丽的院体画,走向简淡疏旷的文人画。云淡得悠闲,水淡育万物。平平淡淡,亦是生活的真相。张良助刘邦夺取天下,却放弃荣华富贵,云游四方。孟浩然,一生写了几百首诗,却从未入仕,隐居山林。柴米油盐酱醋茶交织的日子,才是最真实的。
当你真正走进生活,你会发现幸福的事有5%,痛苦的事有5%,剩下的90%都是平淡的日复一日。复归平淡,享受平淡,才能拥有快乐。
喧嚣之极归于静
大雪,安安静静的飘洒,将所有的喧嚣淹没。老子认为,万物生于静归于静,万物的本性应该是:虚静、恬淡。《庄子》也说:“水静犹明,而况精神!”水静了尚且能够明丽澄澈,更何况是人的精神。
人生如戏,经历过、成长过、绽放过、喧嚣过。曾经的掌声鲜花、灯红酒绿,固然精彩,但喧嚣之中,包含着太多的虚假与奉承;热闹过后,留下的往往是冷清与失落。此时,只有安静,才是心灵的一方净土。
静,不是平庸,而是充满内涵的幽远,是经历沉淀后的生命厚度。精神富有的人,因安静而从容,因从容而高贵。去除束缚人心灵的功利欲望,你才能真正享受生活的安宁和自在、洒脱。
浮华之极归于简
年轻时,不停的翻过一座座山。可心里总觉得,山的另一头有更美的风景在等着自己……有个小故事:小和尚问老和尚:“您得道前,做什么?”老和尚说:“砍柴,担水,做饭。”小和尚:“那得道后呢?”老和尚:“砍柴,担水,做饭。”小和尚:“那何谓得道?”老和尚:“得道前,砍柴时惦着挑水,挑水时惦着做饭;得道后,砍柴即砍柴,担水即担水,做饭即做饭。”
老子说:大道至简。简单,是宇宙万物发展之规律,是最高级的复杂。人活到极致,一定是素与简。简单,是对纷繁复杂的人生意义的提炼和回答。简单,是阅尽繁华后的返璞归真,是“见山仍是山”的生活智慧。简单,才是人生真正的丰富。
选自《看中国》
责任编辑:语轩
本篇發表於 心靈驛站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