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尊罕见犀牛雕像正在纽约展出

(圖片來自於紐約郵報網站)
慧如编译
打电话告诉你的朋友:本周,世界上最稀有的三头犀牛来到了曼哈顿东村Astor Place。
Astor Place将成为“最后三个”( The Last Three)的家,这是一座17英尺高的铜像,为纪念地球上仅幸存着的三头北部白犀牛。
这座重达近七吨的真体大小的雕塑展现了人们所说的最后的家庭:45岁的苏丹、他27岁的女儿Najin和他11岁的外孙女Fatu堆栈在一起。
该物种的未来是严峻的。苏丹精子数量少,而女性们又不育。
这三只白犀牛正在肯尼亚的Ol Pejeta保护区度过他们的余生,在那里他们受到武装警卫的24小时保护。据报导,苏丹目前正在与受感染的腿作斗争,这一条腿在过去的一周引起了人们的担忧,他可能不得不放弃走路。
这件价值20万美元的艺术品是澳大利亚夫妻团队Gillie和Marc Schattner创作的,目的是促进野生动物保护。
去年,Schattner前往肯尼亚,他表示这次经历“震撼到了他们的心灵深处”。艺术家们回到家中,誓言将终身致力于保护犀牛免于灭绝。
“最后三个”的雕塑错综复杂,因此它可以作为三件独立的东西在东村的场地组装。苏丹的雕像,包括大型基地,重达4¹/ 2吨。 Najin仰躺在苏丹的背上,Fatu在上面,每个重1.2吨。
Najin和Fatu装在一个40英尺的集装箱内,苏丹装在一个20英尺的集装箱内。
从泰国艺术家铸造厂出发,经历了长达一个月的海上之旅后,三头犀牛上周抵达纽约。
正體
三尊罕見犀牛雕像正在紐約展出
慧如編譯
打電話告訴你的朋友:本週,世界上最稀有的三頭犀牛來到了曼哈頓東村Astor Place。
Astor Place將成為“最後三個”( The Last Three)的家,這是一座17英尺高的銅像,為紀念地球上僅倖存著的三頭北部白犀牛。
這座重達近七噸的真躰大小的雕塑展現了人們所說的最後的家庭:45歲的蘇丹、他27歲的女兒Najin和他11歲的外孫女Fatu堆疊在一起。
該物種的未來是嚴峻的。蘇丹精子數量少,而女性們又不育。
這三隻白犀牛正在肯尼亞的Ol Pejeta保護區度過他們的餘生,在那裡他們受到武裝警衛的24小時保護。據報導,蘇丹目前正在與受感染的腿作鬥爭,這一條腿在過去的一周引起了人們的擔憂,他可能不得不放棄走路。
這件價值20萬美元的藝術品是澳大利亞夫妻團隊Gillie和Marc Schattner創作的,目的是促進野生動物保護。
去年,Schattner前往肯尼亞,他表示這次經歷“震撼到了他們的心靈深處”。藝術家們回到家中,誓言將終身致力於保護犀牛免於滅絕。
“最後三個”的雕塑錯綜複雜,因此它可以作為三件獨立的東西在東村的場地組裝。蘇丹的雕像,包括大型基地,重達4¹/ 2噸。 Najin仰躺在蘇丹的背上,Fatu在上面,每個重1.2噸。
Najin和Fatu裝在一個40英尺的集裝箱內,蘇丹裝在一個20英尺的集裝箱內。
從泰國藝術家鑄造廠出發,經歷了長達一個月的海上之旅後,三頭犀牛上週抵達紐約。
本篇發表於 紐約新聞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